天天夺宝/一颗心用来宽容

  有人说:“人有两颗心,一颗心用来流血,一颗心用来宽容。”
  紫罗兰被一只脚踩扁了,它却把香留在那脚跟上,这就是宽容。
  再2005年秋天的一天,两个情绪低落的少年仔加州的一个农场里玩,他们恶作剧的点燃了那片丛林,想象着消防警察们灭火时的慌乱与焦灼,得意不已,可他们却万万没有想到,因为这一次火灾,一名消防警察在扑救过程中不幸牺牲了。
  这名消防警察才22岁,在全力以赴的履行自己的职责时,他被浓烟熏到然后被烧死在丛林里,更让人伤痛的是,这名消防警察早年丧夫,是由他可敬的单身母亲独自抚养长大的,他成长的过程充满艰辛,他常常对母亲表示,成人后要好好回报她,而这正是他参加工作的第一周,连第一次薪水都没领到他就……
  在查明这是一起蓄意纵火案后,整座城市都愤怒了,市长表示一定要将罪犯抓捕归案,让他们接受严厉的惩罚,警察开始四处搜捕那两名被列为嫌疑人的少年的头像,也开始出现在城市的各个角落,而这一切都不是这两名少年最初想象到的,他们只能恐惧的离开这座城市,四处流窜,听着来自字面八方的愤怒声音,他们陷入了深深的悔恨,无奈和恐惧之中。
  除了关注这两名少年,记者们把更多的目光都投放在那位单身母亲身上,他们把话筒对准她,等待她的控诉和要求严惩凶手的愤怒呼吁。
  当这位白发苍苍,一身素装,眼睛浑浊而忧伤的母亲出现在镜头前面时,她说出的第一句话让所有人都震惊了,她是这样说的:“天天夺宝很伤心的看到我的儿子离开了我,但是,我现在只想对制造灾难的两个孩子说几句话——你们现在一定生活的很糟糕,很可能生不如死,作为这个世界上最有资格谴责你们的我,我想说,请你们回家吧,家里还有等着你们的父母,只要你们这样做了,我会做为母亲和上帝一起原谅你们……”
  那一刻,全场的记者都无语了,没有想到这位刚刚失去儿子的母亲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,他们以为等来的会是哀伤,或是愤怒,没想到竟然是宽恕!而人们更没想到的是,这位母亲发表讲话后的一个小时,在一个小镇的一家旅馆里,两名少年自首了。
  两名少年告诉警察,就在那位母亲发表讲话的那天下午,他们因为承受不了巨大的社会压力而购买了大量的安眠药,准备一道离开这个世界,但就在这时,他们从电视里听到那位母亲的声音,他们顿时泪如泉涌,尔后将安眠药丢在一边,拨通了警察局的电话……
  现在这两名鲁莽的少年以为人父,他们会时常领着自己的孩子去看望那位可敬的单身母亲,她已经是他们心灵上的另一位母亲。
  一个悲剧故事就这样以温馨的结局收尾了,而谁都可以想象,如果这位母亲当时说出的是另一番话,那这两条鲜活的生命就将逝去,他们的母亲也将永远陷入孤寂之中。
  是的,很多时候,这个世界需要的不是更多悲痛的哀鸣和愤怒的责难,而是一种博大的宽容。
  宽容,实在是一种深藏爱心的体谅,散发着人类仁爱的光芒,是对别人的释怀,也是对自己的善待,一个人的胸怀能容得下多少人,才能赢得多少人心。
 

   “给你一片天空,你去闯!除非摔得粉身碎骨,否则永远别叫苦!”
  一
  那年,他们都只有十六岁。
  小言说,他要走了,离开这所学校,离开那个让他厌恶的家。他想要自由,一个人的自由
  杨扬推了推搭在鼻梁上的厚瓶底劝道:“好不容易被重点高中录取,你要放弃吗?前功尽弃不是你的个性---”杨扬还想说些什么的。只是,他知道小言的倔强,没人能动摇他出走的决心。
  杨扬和小言从小一起长大,亲如兄弟。他们的父母给他们两个同样苛刻的要求,可是却磨炼出两种迥然不同的性格。杨扬平易沉稳,小言倔强浮躁。杨扬轻而易举地拿下了中考,而小言却在父母的严厉监督及教训下“挺过”了承载中考的那段日子。他们都是坚强的孩子。杨扬收起他欲飞不能的翅膀嘴里念叨着:FIY!但是,小言说他要真正的飞翔,真正的自由!于是,他毅然决定朝着太阳升起的地方飞去,去寻找海一样广袤的自由。
  二
  阳台的边缘,城市正在退潮,打着惬意的盹。小言拎着自已仅有的中型行李包,微愣在父亲的喊声中。当时,他仅跨出门口的台阶一步,父亲的声音就像潮汐一样涌入他的耳膜。父亲说:“我给你一片天空,你去闯!除非摔得粉身碎骨,否则永远别叫苦!你要的自由我们给不起—”他听得出,其中有母亲的哭声夹杂着,他甚至有种渺漫的悔意。可是瞬间便被以前遭受的束缚管教回忆冲散了去。他轻声说:“我要去寻找自由,寻找自我。我再也不要被你们所左右!天天夺宝不是一个傀儡!”可是那声音毫无底气,轻得像一阵风,很快的飘走了……
  三
  有时候,抬起笔准备验算一个个公式的杨扬会想起很远的远方的小言。那远得不能再远的地方,小言去了,却杳无音信。小言已经两年没有消息了,言一家想尽任何办法都找不到他。杨扬想:他真的随他的自由去了,他或许是幸运的,至少不用被题山题海逼得做梦都会说“定义域的无穷大”。
  杨扬的瓶底更厚了,可他终于熬到了头,他因校考成绩优异以及全国竞赛名列前茅被某名牌大学录取。
  四
  岁月在时光的飘荡中延续。
  某一个偶尔的相遇,那是始终连接在一起的兄弟之情。阳光依然播撒着如此自由的光芒,杨扬在某个城市的角落见到了久别五年的小言,那是一个不算繁华但有足够新鲜空气够他们呼吸的城市。他在帮人家搬家具,背影沉重得少了当年的许多桀骜。只是眼神依然坚定,似乎总很开心于如今的自由。他的身后忽隐忽现的有一张笑脸散发出可以和太阳媲美的辉煌,呵呵……那张脸在笑。
  杨扬早已溢满晶莹泪光的眼眶似乎要决堤了!他走过去拍了拍小言的肩膀轻轻说:“兄弟,背得动这沉重的自由吗?--”
  小言缓缓抬起头,两兄弟相拥,泪水终于漫过眼睑……
  后记:
  没有谁可以评价他们谁对谁错,也没有谁能评论造成他们这样的原因是对是错。只是杨扬要的自由太小,小言要的自由太大,家庭和学校能给的并不能完全适应。
  也许,他们会一起悼念那些青灰苍凉的年华……